Box
Box
Posts List
  1. Reference

自我,以及其他

我就要离开交大了,自然,亦离开中国。 仿佛捅破了睡梦的泡沫,突然放大的瞳孔,惊恐坐起的人。 原来这一天,的确是会到来的。

未经审视的人生不值得一过

我喜欢太阳。小时候,在世纪广场放风筝,天淡风轻,心随筝翔。回想起来的时候,连空气中都弥漫着欢悦的味道。 初中的时候,放学了,斑驳在窗外的,是学校的影子,投射在大楼上,美妙的直角勾勒出城市的味道。那仿佛明信片一样的景色,不知怎的竟能让人想到无限美好的将来。 今天伫立在窗台上,日光还是那样的暖,还是那样的醉,然而我却不愿下楼享受了。这不得不说是一种悲哀。

我这两年,究竟都做了什么呢。

是了,大一时,兴许总在与数分系列大战,除去写作业的时间,剩下的时间聊胜于无,没有诗,也没有远方。哦我根本不在乎远方。 见过清晨六点的闵行,忘记了看日出,不过没有关系,due总是赶完了的。 齿轮一旦转动,就会忘记了自己转动的缘由,跟着转起来,大概是结构所造成的必然。


对不起我并不知道昨天晚上一点的时候自己在想些什么所以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我一向对自己很满意。按照一位愿意透露姓名的女票的话说,

你知道[我]最喜欢[你]的什么嘛? 就是[你]的自信! [你]总是那种屌屌的样子,真的让[我]好迷恋丫。[1]

即使我永远都非常努力换来一滩烂泥,焦头烂额最终烧掉大脑,it’s all fine.

高中数学考试一度给我带来阴影,然而他也有一个额外的好处。 哦对不起我说的并不是因为考试考糟了想去家门口卜蜂莲花买奶茶安慰自己结果偶然看见了未来女票,结果后来几个星期都不小心地偶遇了好多次这种小事。我要说的是,我麻木了,托豫才先生的福,现在有个很贴切的词儿来形容它,那就是阿Q精神。 考试算的了什么,我的大才是用这种庸俗的分数可以丈量的嘛! Naive! 于是我就很开心。

我总跪,我还跪,我长跪不起,可是我知道我是个大天才。[2]

于是外界判断标准对我的影响就式微了,他还在那儿,不过不痛不痒,过目即忘。在这点上我是很骄傲的,因为我基本只用自己那一套判断标准进行自我评价。 不过由于这套系统是封闭的,没有这么一个feedback的机制,我们说他是不稳定的,robustness是很低的。 虽然 combinational logic 挺方便的,可是干大事还得靠 sequencial logic 嘛。

所以这两年来,我也在探索究竟怎么完善地评价自己,当然,并没有什么结论。

但知行好事,莫要问前程


//(由于装逼之心迫切)先行发布,余下总结未来几日陆续写罢。

Reference

  1. 絮洁,张。 微信聊天记录.Vol 5.2015.
  2. 薇儿,黄。 扯淡集. 2015.